科研上瘾,医生上心

2020-02-13 12:52:27

科研上瘾 医生上心

                  ——感受中国人的骄傲 毕生坚守医生的良知

2020最流行的春节计划

初一一动不动;

初二按兵不动;

初三纹丝不动;

初四岿然不动;

初五依然不动;

初六原地不动;

初七继续不动;

几时能动?

钟南山说动才动!

    钟南山,这是一个感动中国的名字,也会一个让全国老百姓记在心里的名字。

目前正赶上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防控阶段已经84岁高龄的他,作为高级别专家组的专家义无反顾的奔波在一线。

1月29日下午,钟南山院士领衔的广东10位顶级专家为5例分别收治在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中山大学附属第五医院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重症、危重症病例商讨治疗方案。

“把患者的CT拿出来看一下。”“今天早上有拍片子吗?”“右下肺有空洞形成,是否有感染?”……参加首次远程会诊的专家们来自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广东省人民医院、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5家医院。他们有重症医学专家、呼吸科专家和传染病专家,绝大多数都曾经历过抗击“非典”战斗。

患者是否可以撤离ECMO?是否需要更换抗生素?患者应该使用多大剂量的激素?围绕这5例重症患者的病情,专家们你一言,我一语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坐镇在远程会诊系统的镜头前,84岁的钟南山笃定如山,声如洪钟,条理清晰地分析患者病情,提出诊疗意见——

“病人目前还不能撤离ECMO(体外膜肺氧合)。”

“抗病毒药物利巴韦林在SRAS中使用的效果不明显,建议不用。”

“用莫西沙星(一种抗生素)时需要非常小心。”

会诊中,钟南山说,要警惕目前所使用的多种药物之间的相互作用,也要跟武汉方面的救治专家联系,征求他们的诊疗意见。他还提醒当地医生,“专家会诊的意见很重要,现场的观察也很重要。”

想听钟南山大查房的医生越來越多。医院便利用网络会诊,让更多的人从中受益。着疫情发展,广东确诊的危重症患者增加,有个别患者确诊时就是危重症,救治压力增大。在“三线值守”基础上,广东还定期组织钟南山院士在内的多学科专家对疑难重症病例进行远程会诊,实现常态化。

“作为医生,我们要尽力降低病死率,这也是疫情防治工作的关键。”钟南山说。他表示,目前针对冠状病毒的药物还处于摸索中,自己“每天都在学习”,每天都在密切地观察病人。

参与会诊的专家之一、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院长雷春亮告诉记者,钟南山院士带领专家组为重症和危重症患者远程会诊,不仅给当地医生和患者,也为疫情救治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1月30日凌晨六点,钟南山院士在广州用一种特殊的方式会见了一位叫维尔特·伊恩·利普金(Walter Ian Lipkin)的美国教授,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进行探讨。

1月28日,利普金教授来华,1月29日晚抵达广州。他原本与钟南山教授的会见定在1月30日上午9时,但钟南山昨晚临时接到北京通知,今天一早就要赶到机场。于是两人的会见变成了这样一种形式,利普金教授早上6点来到钟南山家的楼下,与钟一同乘车去机场,两人在车上、机场大厅外、贵宾室进行了交谈。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疫情自爆发起,利普金教授即与中方人士保持密切联系。他在给中方专家的邮件中表示:“作为中国人民的亲密朋友,我有责任为中国提供服务。我很荣幸能立即与你们的科学家、院士和公共卫生领域领导人一起,调查情况并展开科学研究。我将利用我以往在全球突发疾病新发传染病爆发事件中所积累的经验,对爆发状况做出合理评估。我将完全分享我所在的感染和免疫中心的技术和资源,并以中方认为有助于应对当前疫情的任何方式提供帮助。”

  据蓝迪国际智库的资料显示,哥伦比亚大学感染与免疫研究中心是世界知名的生物防御和新发传染病研究中心,也是世界卫生组织的诊断研究中心。该研究中心自2001年成立以来,产生一系列卓越的研究成果,包括首次推出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敏感诊断试验;进一步证实MERS病毒起源于蝙蝠的理论;发现在世界范围内蝙蝠都是大量冠状病毒的主要携带体。

就近2天的新闻,足以可见工作中的钟南山是个做科研上瘾,做医生上心的人。然而,年轻时代好学的他,是一个有远大理想,为国骄傲的人。

人不应该生活在现实中,还应生活在理想中。人如果没有理想,会将身边的事看得很大,耿耿于怀;但如果有理想,身边即使有不愉快的事,与自己的抱负相比也会变的很小。

钟南山院士的中学时光是在华南师大附中度过的。这句话,来源他自述中,他说他经常拿这些话来激励自己。

1955年,他考入北京医学院。1960年,他大学毕业留在了北医。从1960年到1970年的10年间,他干过很多工作。1971年,他被调到广州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起初,他想当胸外科医生,但医院的老医生说:“钟南山已经35岁了,还搞什么外科?结果他被安排到了医院急诊室。因为毕业后没有搞过临床,在一次出诊时,他将一位有结核病史的胃出血病人误诊为“结核性咳血”,差点儿误了事。此事,对他刺激很大。从此,他刻苦钻研技术,废寝忘食,每天工作到深夜。在八个月时间内,写下了四大本医疗工作笔记,体重也掉了整整8千克,很快了胜任了临床工作。

1978年,中国的知识分子迎来了科学的春天,他作为广东省的代表参加了第一届全国科学大会。1979年,抱着学习国外先进技术的强烈愿望,通过国家外派学者资格考试,获得赴英国为期两年的进修机会。

刚到英国,他的导师对他说:“你在这里只能呆八个月,以后你要自己联系到别的什么地方去。”这无疑给他兴奋的心情,浇上了一瓢冷水。那天,又是一个彻夜难眠的晚上。祖国科技落后,他一定要争口气。

他先是从自己身上先后抽了600毫升血,做了近30次试验,将呼吸实验里的一台下闲置了大半年的血液气体张力平衡仪修好。接着,为了取得一手数据,他连续自我实验,吸入一氧化碳并多次抽血测定浓度。但浓度到达15%时,他感到头昏脑胀,有同事劝他停止,他坚持继续吸入,直至血中一氧化碳含量达到22%,这相当于一个人连续抽60多支香烟。最终,他的实验,取得了满意的效果,不但证实了弗兰里教授的一个演算公式,还发现推导的某些不完整性。

那天他用科研成果,征服了他的导师,为科技落后的祖国,争了口气。

   如今,84岁的钟南山依然用他的人生态度和人生境界感动着中国,日常工作繁重,却始终不曾远离一线病人。